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钧瓷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钧瓷市场 > 钧瓷拍卖 >

「七」号款 钧窑丁香紫釉葵花式叁足洗

时间:2015-06-24 10:47来源:未知 作者:钧瓷吧 点击:
本品塬为钧窑花器之一,与之配套使用的花盆,亦为铭刻“七”字款的玫瑰紫釉葵口者,现存世实物可见叁例,分别收藏于美国叁藩市亚洲艺术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博物院

 

 「七」号款 钧窑丁香紫釉葵花式叁足洗

  W22cm

  明初

  AN EXTREMELY RARE JUN WARE FLOWER-SHAPED WASHER

  “Qi” Mark

  Early Ming Dynasty

  备註:欧洲及日本藏家旧藏

  钧瓷之美胜于釉色,叁分人力,七分天成,其间色彩的流淌与幻化,非巧思可以成就,尤以紫钧最为典雅,釉彩之绚丽宛若晚霞,而釉质之细润,犹似一泓静谧湖水。其烧造颇为周折,先需模制成型,再经多次素烧、施釉。因釉彩本身乳浊黏稠、流动缓慢,故上下加迭色泽不同的釉彩,极易形成斑斓、交织的现象,乃至一窑一火烧制的钧瓷,变化万端,无一相类,故有“钧瓷无双”之誉。

  本品塬为钧窑宫廷陈设花器之盆托,因其形制古雅精緻,置于案头亦赏心悦目,后世文人遂以之为笔洗。其形制为六瓣葵花形,侈口出沿,沿边凸起一道细棱,器身随形而生,婉转而不失刚健。釉色厚润,色泽依器型的转折而丰富多变,口沿与外壁为玫瑰紫,灿若晚霞,绚丽夺目而变化无穷,内壁则是天蓝色,静穆湉谧,与外壁的炽烈瑰丽形成鲜明的对比,如此冷暖色泽的搭配符合美学的塬则,折射出工匠们的巧思和皇家审美的品味。其釉色流光含韵,乃人间炉焰之功,使之瞬息交融,融为奇异。釉色之美更由造型之妙相称,俯视本品,器内每一处转折均见釉色浅淡,以致黑褐坚硬的胎骨隐现,使得造型轮廓鲜明,釉质的温柔婉约和器型的刚健硬朗合二为一,别见一番古朴典雅之风韵。底部下承叁足,敷涂褐色护胎釉,斑驳古拙,与莹润釉光对比鲜明。周缘存支烧痕十余枚,古朴豪迈,一侧清晰可见刻出“七”字款,笔道遒劲,荡漾出独特的时代气息。

  此类花器属于钧窑歷史上独特的一类,底部各刻一个从一到十的数目字,基本规律是数字越小,器物尺寸越大,若如本品式样与釉光者,底部刻“七”字,存世稀少,检视目前公私典藏资料,同类仅见二例,其中之一源自清宫旧藏,现为臺北故宫博物院藏品,典藏号:【故瓷14035】,高6.5釐米,口径20.3釐米,内外釉色与本品相近,釉光略见沧桑,着录于《故宫藏瓷大系•钧窑之部》,图版43。若两者相比较,本品之釉色则远胜清宫旧藏者,其釉色之浓妍展示出玫瑰紫一色无以伦比的魅力,亦为钧窑花器当中极为罕有的隽品。另一例为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藏品,着录于《大繁若简:宋金元朝的单色釉瓷》。近二十年国内拍卖市场未见同类“七”字刻款器皿出现,其珍罕程度由此可见一斑。本品形制精雅,色釉妍美,纵观当今内府遗珍之中,能有如此品格者极少,故犹为可珍。其秀巧怡人当为文房佳器,抚而赏之,追忆昔日御园遗芳,亦可鉴永宣二朝文艺之隆盛。

  本品塬为钧窑花器之一,与之配套使用的花盆,亦为铭刻“七”字款的玫瑰紫釉葵口者,现存世实物可见叁例,分别收藏于美国叁藩市亚洲艺术博物馆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前者着录于HE LI着《Chinese Ceramics》页151,图239,后二者收录在《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两宋瓷器》上册,页18、20,图15、16。由此可鉴,镌刻“七”字款的玫瑰紫釉葵口花器流传至今甚罕,更因为盆托作为花盆的配套,在使用中耗损率远远高于花盆本身,所以至今盆托较之花盆更为稀少。

  此类钧窑花盆确是盆景栽植的经典器用,一直深受古代文人之推崇。明万历高濂《遵生八笺》载:“均州窑,有朱砂红,葱翠青(俗所谓鹦哥绿),茄皮紫,红若胭脂,青若葱翠,紫若墨黑叁者纯无少变露者为上品,底有一、二数目字号为记……此窑惟种菖蒲,盆底甚佳。”

  由此可见,明代钧窑花盆的盛行,与种植菖蒲有联。弘治乙未(西元1499年)吕纪、吕文英所绘《竹园寿集图》,描绘有一对置于庭院山石之上的天蓝釉渣斗式花盆及盆托。从造型与釉色分析,应为“钧窑”製品。盆中植物为石菖蒲。菖蒲是我国传统文化中可防疫驱邪的灵草,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菖蒲先百草于寒冬刚尽时觉醒,因而得名。菖蒲“不假日色,不资寸土”,“耐苦寒,安淡泊”,生野外则生机盎然,富有而滋润,着厅堂则亭亭玉立,飘逸而俊秀,自古以来就深得文人雅士的喜爱。以钧窑花器培植,二者相映,殊为清雅,故明代以降成为风尚,世人自然对钧窑花器的关注更甚于前。

  对钧窑花器的狂热从明清两代歷朝文人大量的品评文字之中更是流露无遗,试举数例如下:

  明嘉靖、万历张应文《清秘藏》:“均州窑,红若胭脂为最,青若葱翠色,紫若墨色者次之,纯而底有一、二数目字号者佳,其杂色者无足取。”

  明崇祯文震亨《长物志•总论铜玉雕刻窑器》:“均州窑,色如胭脂为上,青若葱翠,紫若墨色者次之,杂色者不贵。”

  清顺治汪介人《中州杂俎》卷二十“钧窑、汝窑、柴窑”条记载:“钧州瓷器,谓之钧州青,最为海内所重,久不製造,自寇燹后已如彝鼎不可复得。”

  入清之后,此类独特的钧窑花盆彰显宫廷艺术独有的气息,自然深得清宫珍视,作为前朝珍玩的它们获得雍干二帝之钟情。雍正皇帝对钧窑花器的喜爱体现在摹古方面,雍正七年(西元1729年)曾谕旨唐英摹制,无论是窑变釉器皿或是仿均釉器皿皆以钧窑花器之釉色造型为範。是年叁月唐英为求此釉复烧成功,不惜派厂署幕友吴尧圃亲赴河南禹县探求古配方,谓之“此行陶冶赖成功,鐘鼎尊罍关国宝。”(见唐英《陶人心语》卷一《春暮送吴尧圃之钧州》)七月,钧釉终于复烧成功。成功烧造的仿钧釉花器被送至清宫,融入帝皇后妃的日常生活当中,妆点和提升生活情趣,例如雍正朝内府所绘《十二美人图之对镜》当中,菱形仿钧釉盆奁一套安放在窗臺,发色瑰丽,应为玫瑰紫,其上水仙绽放飘香,极得幽静之趣,此情景为后宫真实生活的写照。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发布者资料
钧瓷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18-04-01 09:04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