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热点:“雨过天青云破处”真正的解释| 五大名窑的没落与景德镇窑的崛起|

禹州钧瓷历史变迁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时间:15-04-27 11:52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本文由钧瓷吧编辑欢迎转载
本文标题:禹州钧瓷历史变迁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钧瓷吧文章地址:http://www.junci8.com/wenxian/1232.html
本文标签:禹州钧瓷钧瓷历史

禹州钧瓷历史变迁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王洪伟

(河南大学黄河文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河南开封475001)

原载于:许昌学院学报,2011年第4期 ,第31-37页

摘要:“政治惊扰-市场窄化”的逻辑或机制,深刻地渗透、贯穿于整个传统文化产业体系之中,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资源现代性转型的结构性障碍或困境。以“政治惊扰一市场窄化”的概念框架研究钧窑创烧以降到1970年代末市场化转型前后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出政治、 市场对钧瓷技艺、手工艺人及整个钧瓷文化产业发展的社会性挤压,也能感受到其强大的正面积极功用。只有通过对更多“传统文化资源”现代性转换个案的充分“经验分析”,才能从学术理论角度更恰当地定位“政治惊扰”和“市场窄化”的适切边界,并使其成为革故鼎新的现代化动力源泉。

全书以中原古镇禹州钧瓷特色文化历史变迁为研究对象,运用“文化资本”、现代性等前沿理论,从钧瓷艺人、钧瓷烧造技艺、钧窑组织现代性转换的多元视角,通过对钧瓷文化带动禹州神 地方经济发展战略的历史和结构分析,致力于建构“名”文化或特色文化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的一般性运作机制和运转逻辑,为建构传统文化资源现代性转型的一般性理论框架提供独特的理论新思维。

关键词:政治惊扰;市场窄化;传统文化资源;现代性转型

中图分类号:G1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824(2011)04-0032-06

二、政治与市场:钧瓷艺人苦难的历史结构根源

钧瓷烧造主要依靠那些泥里滚、火里走的钧瓷艺人,但是作为钧瓷文化主体 的钧瓷艺人却被“精英化”的传统历史记载所遮蔽,更大程度上引发了钧窑或钧瓷创烧年代成为一个至今争论不休的学术论题,而且现有的钧瓷历史文献记载里充斥着自相矛盾的伪证或伪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首先,钧瓷技艺是一种依赖家传、师徒言传身教的“行为艺术”,千百年来钧瓷技艺的有关文字记载和描述了无痕迹。其次,自然窑变的钧瓷工艺,在古代多被视为“神秘”的“天成”行为,人力有所不逮,因为现代科技不彰,难以解释这种神秘变现象,文字上只有惊叹而无法进行科学分析。其三,钧瓷烧制工艺的传承更多的是依赖活体的艺人而非文献;即使有钧瓷作品精美绝伦的实体存在,也并不能完全从现成作品中洞察钧瓷的烧制过程,以至于历史上钧瓷工艺演化为一门“人亡艺绝”的陶瓷技艺。钧瓷艺人的地位显得更为独特。

更深刻地说,权力和资本的交结加重了钧瓷艺人的历史性苦难。长期以来,在古陶瓷学术界的“宣传”说明下,在钧瓷原产地钧瓷界的历史想象里,宋徽宗赵佶非常喜爱钧瓷,于是专门召集钧瓷工匠在禹州县城东北八卦垌一带营造官钧窑,不计成本精制专供皇宫使用的钧器。1126年,金兵入侵中原,宋室南迁,官钧窑停办。由于战火连绵,钧瓷艺人或北上或南下,背井离乡。特别是后来元兵进攻中原的1232年金元“三峰山大战”[①],禹州、神垕钧窑大毁,钧瓷艺人或死或逃,钧瓷技艺濒临失传。金元两代250年间,因为人才匮乏,后人所谓的“元钧”质量大大下降,声誉低下。元末明初禹州、神垕陶瓷有所恢复,成化二十年(1484),官府在神垕设“督磁贡委官”,钧瓷是否有所恢复尚不得知,至今还没有在禹州、神垕发现发掘明代钧窑。但地方志记载,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时期(1573-1620),钧瓷产地“钧州”因犯圣讳被改为“禹州”,朝廷勒令恢复不久的钧瓷停止生产,钧窑全部被毁掉。所存钧瓷凡被宫廷查获者都被砸碎埋入深坑,凡发现私存者一律按法处以死刑。钧瓷可能由此在原产地失传[②]。尽管这种历史想象后来遭受不少质疑,但是钧瓷艺人的历史建构也不乏当下的现实反应:政治权力和资本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钧瓷艺人的生产实践。

与模棱两可的钧瓷史相比,华美绝伦的传世钧器背后有关钧瓷艺人的历史记忆更是模糊不清。从禹州地方史志点滴的记述中可以约略洞见,钧瓷生产饱受战乱及帝国政治观念的影响,造成钧瓷史和钧瓷艺人代际传承的断裂。钧瓷产业的发展一直未能破解技盛而衰、从头重复研制的“怪圈”。换而言之,钧瓷手工业有史以来并非完全以“技术”为中轴得以自主发展,而是常常受到政治、资本等外在因素的干扰,突然失传的钧瓷技艺不得不靠下一代乃至数代艺人重起炉灶再加研发和恢复。

据神垕卢家后人记述,晚清,少年时从河南密县逃荒到神垕定居 的卢振中、卢振太兄弟,田间劳作时偶然发现钧瓷瓷片,顿生烧制钧瓷之决心,但尽管费尽心血也未能研烧成功。卢振太之下三子卢天福、卢天增、卢天恩锲而不舍地“接着干”,倾家荡产,经过数百次试验,终于烧制出接近宋钧水平的钧瓷作品。但是兵荒马乱年间,钧瓷艺人难以为继,卢天福在一次大旱灾中竞被活活饿死。

20世纪初期,到任禹州知州的曹广权对钧瓷烧造颇有研究,其自著《瓷说》,纵论钧瓷釉色、窑炉构造,民窑与官窑之异,各种釉料、原料产地、火候时间等,十分详备。曹曾邀正在研制钧瓷烧制技术的神垕卢家兄弟一起在城内东北隅建窑烧制,终于烧制出各种釉色的新钧瓷,初步恢复已经断绝多年的钧艺。[③]在卢家的带动下,清末民初的神垕钧瓷烧制一度出现繁盛景象。[④]1904年,曹广权联合胡翔林等禹州绅商组建“钧兴公司”,烧制钧瓷;同年,禹州候补道孙廷林在县城筹资创办钧窑。“钧兴公司”把卢氏兄弟等神垕钧瓷艺人召雇到“钧兴”烧造钧瓷,同时派技工到景德镇学习制瓷技艺,并请景德镇技师到神垕交流制瓷技艺。后来曹广权调任北京,“钧兴公司”由河南省府官员汪瑞甫接管,民国初期,聘神垕人张庭壁协办。由于“钧兴公司”支付钧瓷艺人每天只有200麻钱的薪金,根本不够养家糊口,无奈之下,神垕艺人纷纷退出“钧兴公司”,回转务农或自谋其他生路;加之政治局势混乱,无力经营,“钧兴公司”一度停办。1911年,禹州知县韩邦孚复建“钧兴公司”,主烧粗瓷,附带烧制钧瓷。[⑤]1915年12月4日,当时报载:禹县钧瓷恢复后,因卢家兄弟年事已高,家贫无力授徒,省长田文烈因饬禹知事邀集殷商富户筹议集股办理钧瓷。 特别说明:凡未注明文章来自钧瓷吧,文章内容和观点并不代表钧瓷吧观点

最新更新

钧瓷图片

钧瓷资讯

  1. 2017年钧瓷文化节北京钓鱼台宾馆发布会现场
  2. 省级政府多个单位统筹规划宣布第十届钧瓷文化节在神
  3. 第十届钧瓷文化节比往届多了七个首次跟着小编看看吧
  4. 2017年第十届禹州钧瓷文化节活动内容最新曝光
  5. 钧瓷文化节在神垕古镇吃喝玩乐都轻松get值得收藏
  6. 2017年禹州旅游宣传片《中国彩 神垕镇》
  7. 中国钧瓷之都、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神垕镇形象宣传片
  8. 古钧瓷收藏:黄金有价钧无价
  9. 来许昌金鼎钧窖看看连宋徽宗爱极了的钧瓷是怎么制作
  10. 上汽大众途昂钧瓷文化体验之旅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