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瓷热点:再论禹州现代钧瓷品牌现状|

钧瓷大师非“大师”记韩美林与李晓明

时间:15-05-26 02:20 责任编辑: 来源: 点击:

本文由钧瓷吧编辑欢迎转载
本文标题:钧瓷大师非“大师”记韩美林与李晓明
钧瓷吧文章地址:http://www.junci8.com/wenxian/1525.html
本文标签:李晓明韩美林


  大师,是在学问或艺术上有很深造诣、为大家所尊崇的人。在一般人的眼里,他们就是高人,就是天才,好像无所不能、无所不晓。其实,这是把大师们神化了,他们有时候也是凡人,也有犯难的时候。

  譬如钧瓷,现在很繁荣,该有的造型基本上都有了,变来变去,也就那么多,根本跳不出造型的大规律,无非是在装饰手法上做点儿文章。于是,大师们犯难了。

  譬如釉色,那是钧瓷的本质,玩儿的就是自然窑变,造型只是为它服务的。虽然现在釉色品种多了,更容易变化了,但窑变仍然难以从根本上掌控,凭的还是运气。

  而大师们不一样,他们虽然也无奈,但不跟风,有种冷静的清高和困惑式的坚守。不过,我这里说的大师,不是现在“到处是大师、随时可碰上”的那种,而是指像韩美林、公羊一类的人。

  韩美林是集雕塑、绘画、书法、陶艺于一身的大家,但面对钧瓷,恕我冒昧,似乎也有使不上劲儿的时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他多次来禹州,深入生活,考察钧瓷,曾激情澎湃,满怀憧憬,提出了很多新的设计思路和方案。2004年韩美林还成立了自己的钧艺工作室,发誓要把钧瓷推向全国和世界。他确实给钧瓷艺术带来了很多新的造型和风格。

  但是,无论韩美林的文化底蕴再厚、创作理念再新,他的钧瓷作品仿佛并没有成为市场的主导。在他流传的作品中,被人公认的经典之作只有《美林钵》、《守》、《豆豆壶》等。后来,他渐次抛弃了过多的装饰而走向简洁,充分展示釉的光彩,给人以豪放大气、酣畅淋漓之感。而在杭州举办的国际民间手工业品展览会上,获得金奖的《秋之获》,如果抛开名人的光环,其实并无多少新奇之处,新就新在它长短变化的耳饰所蕴涵的象征意义,但又有多少人看重这些啊!韩美林的意义与其说是给钧瓷艺术带来了很多新形象,倒不如说是给钧瓷人带来了新的启示和理念,拓展了钧瓷人的智慧和思路。

  传统的艺术多是经典的,而经典的东西往往是难以超越的。因为它接近或达到了物象的终极,后来者或蹒跚学步,或依葫芦画瓢,或在徘徊中寻求突破,而真正的超越是十分困难的。

  公羊,真名李晓明,陕西人,上世纪80年代西安美院雕塑系高材生。他大背头,有美髯,目光深邃,举止舒缓,仪态雍容,有大腕风范。他思想前卫,知识渊博,极善言谈,风流倜傥,参与过国内一些重要的雕塑设计,在北京、日本等地演过话剧,生活经历坎坷,生性被冲淡,似有佛缘。

  他先后两次来禹州,一次在冀德强的金阳钧窑,一次受聘于钧瓷研究所。前后几年的时间里,可能是眼界开阔,他不搞一般的东西,有“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味道。而新的创作也不多,只知道他纯手工制作的《十钉乳洗》,系远古与现代对话的代表作,在2004年中国石湾陶艺文化节上,以过万元的价格花落名家。还看过他的一些陶艺作品,多是石窟中的佛像造型,在玄思冥想中似在寻求一种清净和超脱。他仿佛有些寂寞,不是太热闹,但他的存在本身就有点拨式的功力,无形中使钧瓷有着一种底气,站上一种高度。后来,他去了一趟老家,回来后和同事们说,我家的房子塌了,于是造了一座土房子。然后,他走了,没再回来,开始闲云野鹤式的云游。有人说,他是后现代主义派,不适合钧瓷。

  我想,亦是亦不是。如果韩美林或公羊都假以时日,潜隐下来,把钧瓷从高贵走向平实,从象牙塔中走向黄土,从理想的某种浪漫走向质朴和自然,他们就会是另一番样子,钧瓷在他们手中就会是另一番样子。

 

特别说明:凡未注明文章来自钧瓷吧,文章内容和观点并不代表钧瓷吧观点
    与本文的相关文章推荐

    最新更新

    钧瓷图片

    钧瓷资讯

    1. 2017年钧瓷文化节北京钓鱼台宾馆发布会现场
    2. 省级政府多个单位统筹规划宣布第十届钧瓷文化节在神
    3. 第十届钧瓷文化节比往届多了七个首次跟着小编看看吧
    4. 2017年第十届禹州钧瓷文化节活动内容最新曝光
    5. 钧瓷文化节在神垕古镇吃喝玩乐都轻松get值得收藏
    6. 2017年禹州旅游宣传片《中国彩 神垕镇》
    7. 中国钧瓷之都、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神垕镇形象宣传片
    8. 古钧瓷收藏:黄金有价钧无价
    9. 来许昌金鼎钧窖看看连宋徽宗爱极了的钧瓷是怎么制作
    10. 上汽大众途昂钧瓷文化体验之旅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