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钧瓷吧

当前位置: 主页 > 钧瓷文献 > 钧瓷名著 >

【窑变】钧瓷藏友都爱看的小小说

时间:2015-05-29 18:11来源:未知 作者:钧瓷吧 点击:
明宣德三年的一个春日,江南上贡朝廷的一批瓷器震惊朝野,宣宗皇帝看罢喜欢异常,一问督窑官才知这批瓷器均出自一人之手。此人名叫李贤廷,家住飞云镇,祖传的烧瓷技术到他这一代有所改进,其工艺名震江南。宣宗皇帝把玩着一件件巧夺天工、色彩明艳的瓷器,


  明宣德三年的一个春日,江南上贡朝廷的一批瓷器震惊朝野,宣宗皇帝看罢喜欢异常,一问督窑官才知这批瓷器均出自一人之手。此人名叫李贤廷,家住飞云镇,祖传的烧瓷技术到他这一代有所改进,其工艺名震江南。宣宗皇帝把玩着一件件巧夺天工、色彩明艳的瓷器,突发奇想道:“这些瓷器件件玲珑剔透、色泽鲜艳、无可挑剔,可是没有一件是鲜红之色,朕要一套鲜红之色的瓷器,在今年登高之日去泰山祭拜日神。”

  督窑官听罢,顿时冷汗直冒。对于烧瓷,皇帝是个外行。从古至今,各地瓷窑名瓷无数,可还从未听说过能烧制出鲜红颜色的瓷器来,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宣宗见督窑官犹豫了一下,脸色一沉道:“朕这就下诏,命你即日就去飞云镇,叫那个李贤廷加紧烧制,不得有误!”

  飞云镇在全国以瓷器闻名,镇上有一条瓷货街,李贤廷就住在这条街上,前面卖货,后面就是他家祖传的瓷窑。他今年四十多岁,其貌不扬,为人谦和低调,甚至还有点卑琐;与之相反的是,他的女儿夏莲却如花似玉、绣口锦心,说话做事伶俐勤快。夏莲早早就与镇上的一个男子定了亲,男孩子的父亲关正和也是一名瓷工,手艺较之李贤廷稍逊一些。由于两家门当户对,早早就给两个孩子定下了娃娃亲,两个孩子长大后见了几次,很是情投意合,李贤廷与关正和自然很高兴,商量着今年的年节前给他俩择吉成亲。

  接到皇上的圣谕,李贤廷感到既荣光又担心。荣光的是,他家的窑已经成了御窑,不断接到朝廷的订单,虽然千挑万选十分苛刻,废品碎片堆积如山,但收入也是相当可观;担心的是,皇命难违,鲜红釉彩历来无人能烧,一旦这活儿做不成,就会招来杀头之祸。可说到底,皇家的活儿他又不敢不接。

  第二天,他就挑选了一批手艺精湛的窑工住到了作坊,凭借着自己的才智,开始精心研磨,日夜烧制,争取赶在重阳节之前完工。

  年少时,李贤廷听父亲说过,在唐朝时期就有陶瓷艺人发明了红釉烧制技术,称之为“钧红”,但成品红釉之中一定会掺杂其他颜色,其纯度绝对达不到皇帝的要求。制瓷工艺尤其是釉料配方,历来是手艺人保密的重点,世代家传,决不外传,而且配料时全凭配釉人的经验和运气。陶瓷的艺术就是火的艺术,不同成分的釉料在不同温度、不同烧制气氛中可以产生千变万化的颜色。像这种里外透红的陶瓷,简直没法想象该如何烧制。

  李贤廷没想到自己走上了一条艰难的路途,一做就是小半年,每次出窑的瓷器没有一件是正品,要么走样,要么开裂,即便是颜色纯正的器件上也都有流釉现象,很难做到“一尘不染”。

  眼看交活日期临近,李贤廷和瓷工们都急坏了,而最着急的莫过于宣宗皇帝和督窑的太监了,气急败坏的督窑太监每日督促甚至鞭打窑工,声称再烧不成就要杀人了。李贤廷知道督窑这话是说给他听的,他天天茶饭不思,嘴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水泡。

  女儿夏莲看着父亲日渐憔悴,心里十分心疼,便劝李贤廷说:“爹爹不要着急,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爹爹不妨将配料还为矾红,铜红不成不如用铁红应付了事?”

  李贤廷叹息了一声,说:“皇帝去泰山祭拜日神乃是国之大事,寻常的祭器怎能使用?再说,那督窑把关严密,一旦事情败露,咱全家性命难保!”

  夏莲知道爹爹的脾气,他认准的事情就是掉了脑袋也不会更改的。为了烧成这些祭器,李贤廷几乎倾尽了家产,甚至连女儿的嫁妆都置办不起了;可是烧出合格的瓷器似乎遥遥无期。

  这天,亲家关正和带着儿子关慕尧来到李家下彩礼,对李贤廷说:“这个瓷活儿不是谁都能拿得下来的,这些日子以来,我也知道亲家快要倾尽家底了,拿不出像样的嫁妆给夏莲。不如你把这活儿让给我来做,这些年我在私下里做过无数的试验,也许能做得出来。假如皇上给个一官半职的,我也不会忘记你的。”

  李贤廷一听,一脸怒容道:“没有嫁妆,我女儿也照样嫁得出去!我最厌烦的就是乘人之危的小人!”说罢,就将关家连人带物一起推出了门。在李贤廷看来,鼠肚鸡肠的关正和是狗眼看人低。

  关正和也是个要脸面的人,吃了亲家的闭门羹,便在瓷货街叫嚷起来:“两条腿的乌龟不好找,飞云镇的好女子可是不少,就凭我家的实力和慕尧的才气,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比夏莲更好的女子!”

  夏莲听了心里十分难过,怎奈纵使她有千言万语,也没有机会向关慕尧倾诉。

  损失事小,瓷窑烧不出一件像样的瓷器,对于李贤廷来说那是丢脸的事情。这天,有个瓷工对他说:“历来瓷窑烧制新品都是要祭窑的,咱是不是也找一对童男童女祭祀一下,这样也许有烧成的希望。”在飞云镇,有的窑主为了烧出上等的瓷货,每年都要祭窑,因此年年都会有孩子葬身于烈火,穷人家狠心的父母为了糊口,不惜把自己的亲生子女卖给窑主。

  窑主买来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用彩线把孩子缚住,投向窑中。此时的哭声简直是撼天动地,有的窑主担心街上的人们听到哭声,一般都在夜里趁着孩子睡沉了再祭窑。

  李贤廷听后,犹豫再三,他曾经看到过那个惨烈的景象,至今想来还胆战心惊。他从来没用活人祭过窑,凭的就是自己手艺。可这次好像上苍有意为难他,他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但一点作用也没有。无奈之下,李贤廷点头答应了,祭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发布者资料
钧瓷吧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1970-01-01 08:01 最后登录:2018-04-01 09:04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